写逸论文网

写逸论文网 首页 艺术论文 查看内容

胡佩衡的书画艺术及价值管窥

2016-8-6 12:44| 发布者: wangziyi| 查看: 418| 评论: 0|原作者: 未知|来自: [db:来源]

摘要: 在当今火热的拍卖市场上,一些被历史所遗忘的画家,往往会在一夜之间创造出高价,渐渐地成为市场的宠儿。然而这并不是艺术品市场的泡沫,而只是其本身艺术价值的合理回归,并且还会有着巨大的上升潜力,这是一种正常 ...

  在当今火热的拍卖市场上,一些被历史所遗忘的画家,往往会在一夜之间创造出高价,渐渐地成为市场的宠儿。然而这并不是艺术品市场的泡沫,而只是其本身艺术价值的合理回归,并且还会有着巨大的上升潜力,这是一种正常的市场现象。如民国时期在京城画坛上与萧俊贤、萧谦中有“二萧一胡”之称的胡佩衡,就是其中的典型人物。

  一、民国时声名显赫与艺术特色

  胡佩衡(1892-1965年)幼年丧父,家庭靠粮店股份维持生计。七岁入私塾,后分别毕业于私立北京法政专门学校和新华专门铁路学校。1918年,胡佩衡加入蔡元培创办的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跟随比利时画家盖大士学西画,并学有所成,名播四方。1919年被聘为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导师,并主编《绘学杂志》。两年后,年轻的胡佩衡又被聘请为“造型美术研究所”导师。同一年,金城、周肇祥等在北京创办中国画学研究会,胡佩衡成为第一批研究员,在金城等的指导下进一步学习传统绘画,后相继升为该会助教、评议,并创办了“中国山水画函授学社”。1927年主编《湖社月刊》,其后任北京师范图画教员及华北大学艺术部教授,同时兼任湖社画会评议。上世纪40年代曾任北平艺专教授、北师大讲师,举办国画函授班。

  纵观胡氏的经历,他之所以能如此受到重用,并被多次聘用,在于其在当时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也源于他高超的艺术水平和深厚的国学功底。胡佩衡幼喜绘事,早年得山水画家李静斋指点,临摹了大量明清绘画。在学习绘画的同时也喜交往,二十岁后开始与北京名画家姜颖生、林琴南、金城、陈师曾、陈半丁、萧谦中等相往来,并得到他们的指导,使其艺术逐步走向成熟。

  对艺术创作思想而言,胡氏主张自创一格的创新精神。但十分注重吸取传统,并深入临摹前人的作品。对于临古,胡氏还是以学“南宗”一系,无论是黄公望、王蒙,亦或是沈周、文徵明甚至“四王”,他都有所涉猎。对传统诸家画艺融会贯通,最终形成自家面貌。但胡氏并不满足于古人对于气韵的过度阐释,提出了雄厚气、苍润气、灵爽气、淡寂气和清秀气五种“雅气”,和与之相对的霸悍气、市井气、板滞气、污涨气与草率气五种“俗气”。他的见解是具体化、体验性的,而非理论与实践相脱节的空谈。

  胡氏的山水画功力深厚,意境深远,格调高雅,富有节奏感和韵律美。晚年更达炉火纯青之境,气势雍容大度,笔墨淋漓酣畅,并力矫积习,用新的笔墨描绘欣欣向荣的大好河山,使人有耳目一新之感。难怪齐白石七言律诗赞曰:“层次分明点画工,启人心事见毫锋。他年画苑三千辈,个个毋忘念此翁。对君期册感当年,撞破瓯医世可怜。灯下再三挥泪看,中华有此好山川。

  他还在中国画教育上,既主张保留中国画的传统教学体制,又不拒斥西学,不盲目迷信传统的程式化规范,对于20年代如火如荼的西学大潮也不忘情追随。从某种角度上,他画中的雍容雅秀之气,文章中温和而理性的风格,都是这种“新”与“旧”相互交融的独特结果。可以说胡氏在美术教育和编辑出版领域也卓有贡献,在中国书画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同时胡佩衡也是齐白石的忘年交。1928年出版的第一本齐白石画册,就是胡佩衡编辑的。他借助自己的影响力,不遗余力推介研究齐白石的艺术,齐白石则将其艺术传授胡佩衡之子胡橐,以涌泉相报知遇之恩,为画史留下了一段佳话。这些也都无形中增强了其艺术的影响力。

  二、绘画价值今如何

  胡佩衡在民国时期的山水画坛虽享有较高声誉,但其作品确属低位板块,价值与价格相对背离。价虽不高,但目前看其作品的市场行情正日益凸现出来,呈现明显的上扬态势。

  事实上,上世纪90年代,胡氏并不被人所熟知,上拍数量也不太多,价格也未超过十万元。如1994年,中国嘉德上拍胡佩衡精心之作《青绿山水》以5.5万元成交;1996年《山水》、《村外烟林》在中国嘉德拍卖会上分别以1.5万元和1.98万元成交。这种价格在当时并不高。

  近些年来,随着艺术品市场的繁荣,胡佩衡书画作品的价格上涨幅度较快。2008年,他的《韶山》在北京荣宝拍出了6.72万元;2009年终于突破了十万元大关,其精品巨作《漓江草坪乡》在中国嘉德以29.12万元高价落槌。然而这并不是最高价格。胡氏的最高价是在2011年创造的,他的《漓江烟雨》拍出了44.85万元,创造了其个人最新的拍卖纪录。

  三、远落后于京津画派的其他画家

  为了更好地说明胡佩衡的市场行情,我们不如把他置于整个同时期“京津画派”众多画家的市场当中来进行参照和对比,这样才能较为直观地管窥其市场的价位所处的水平。

  京津画派领军人物作品价格近年来上扬明显,成为拍卖市场的风向标。2010年中国嘉德秋拍,李可染的《长征》以1.07亿元成交;同年北京翰海秋拍,徐悲鸿的《巴人汲水图》拍出了1.71亿元的高价,京津画派从此进入“亿元时代”。2011年北京保利秋拍,徐悲鸿的《九州无事乐耕耘》以2.66亿元再次刷新纪录;而在中国嘉德春拍中,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以4.25亿元天价创造了近现代书画拍卖纪录;2012年北京保利春拍,李可染扛起大旗,其《万山红遍》以2.93亿元高价拍出。从中看出,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三巨头”在拍场已成了高价的代名词。

  就整个艺术市场而言,盲目的跟进和人为的炒作都是暂时的,当人们回归理性的时候,往往把学术看得更重。京津画派在这方面具备了极好的优势,理应受到重视与青睐。长期来看,胡佩衡的市场前景是十分看好的。他的作品市场价格与其在近代绘画史中的地位仍有较大差距,市场价格远未体现出他应有的地位。因此笔者相信,随着对胡佩衡的深入研究,他的艺术和人品将会更加值得人们尊敬,其书画作品价位必会有所攀升,而且会有很大的市场潜力,也必定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写逸论文网  

GMT+8, 2018-6-22 13:29 , Processed in 0.098021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