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逸论文网

写逸论文网 首页 文学论文 查看内容

浅析萧红小说带有浓郁地域特色的女性意识书写

2016-8-5 16:16| 发布者: wangziyi| 查看: 514| 评论: 0|原作者: 柳颖</a>  <a|来自: [db:来源]

摘要: 萧红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才华横溢风格独树的女作家,这位31 岁就与世长辞的年轻女作家,用她不到十年的文学历程,创作了近百万字的作品,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杰出的女作家之一!萧红的作品大多是以故乡为背景, ...

  萧红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才华横溢风格独树的女作家,这位31 岁就与世长辞的年轻女作家,用她不到十年的文学历程,创作了近百万字的作品,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杰出的女作家之一!萧红的作品大多是以故乡为背景,以诗意的语言,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乡土民间歌谣!尤其是在作品中用独具特色的笔触塑造了一大批生于黑土地长于黑土地的悲苦女性形象,写出了在传统文化重压下的下层劳动妇女的生活图景,探索了造成女性悲剧的社会根源!

  一浓郁的乡土描写

  (一)苍凉的荒漠婚姻

  中国专制王朝经历了几千年的发展,封建专制制度在人民生活中影响深远,对于中国的妇女,专制制度更是一种极大的压迫,使她们成为这种制度下的牺牲品!在封建专制的大家庭里,妇女的地位是极为低下的,她们要受到夫权父权等男性权力的驱使,在男权的压迫下艰难地生活!在萧红的笔下,女性对于爱情的渴望与追求是根本不存在的,她们结婚并不是因为真爱,而是出于无奈的认命,她们在无爱的婚姻中丧失了做人的尊严,美丽凋谢,精神灰暗!

  在《呼兰河传》中,作家借看野台子戏这一风俗写出了呼兰河城人所认同的婚嫁风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家定亲,只需要双方父母出场,通过媒人的沟通,在男女双方不见面的情况下,就将终身大事定下来,有的家庭,孩子还未出生,就把亲事定下来了,这叫指腹为亲!这还不仅仅使女性失去了选择婚姻的自由,更有甚者,指腹为亲的双方,如果女方家里后来发生变故,变穷了,男方就可以悔婚不娶,男方则不同了,男方变穷了,也一定要娶,若女方不让娶,则姑娘的名声就会变得很坏,以后就不大容易找到婆家!类似的情况很多,无论是哪一方变穷了,吃亏的都是那个被指腹为婚的女孩儿,女性既没有选择嫁给谁的权利,也没有选择嫁或者不嫁的自由,一切都得听从所谓的命!

  除了结婚嫁人身不由己以外,出生的日子也成为了对女性约束的由头!七月十五盂兰会放河灯中就有这样的描写:若是女家生在七月十五,这女子就很难出嫁,必须改了生日,欺骗男家!男孩子则不然,即便是生在七月十五,虽然就是一个恶鬼,有了钱大概怕也不怎样恶了!但在女子这方面可就万万不可,绝对的不可以。

  民众的愚昧在此暂且不论,七月十五生的孩子都不大好,但也还是存在男女差异,男方可以凭借家底殷实,虽然也是恶鬼,因为钱也就不怎么恶了,但女方却是万万不可的,旧时代女性地位低微,在一个以男权为主导的社会中,男女平等从何谈起?作家在放河灯这一民俗行为当中发掘出夫权对女性的重压,运用必须万万绝对等一系列词汇,将女性的卑下地位与悲惨命运刻画得淋漓尽致!

  农村有求送子观音的习俗,自然是归送子娘娘管,但就连这该娘娘管的事,人们也是先到老爷庙里去求过了老爷,才到娘娘庙里去烧香,似乎是老爷不同意,娘娘也不敢保佑你,因为阴间也是一样的重男轻女!在封建社会中生活的人们,头脑中充斥着男尊女卑的思想!即使是有求于女的,也要先向男的请示,造成这种不平等的根源,就是封建社会中根深蒂固的男权制!

  《呼兰河传》中,萧红在描写庙里老爷和娘娘的雕像时这样写道:可见温顺也不是什么优良的天性,而是被打的结果,甚或是招打的理由!在这里,作家没有使用愤怒的呼喊和直白的批判,只淡淡的几句话,就完全颠覆了男权社会中女性温顺的美德,甚至是讽刺了所谓的女性道德,深刻地揭示了传统道德观念施加于劳动妇女身上的枷锁和禁锢,写出了劳动妇女作为独立的人,自身价值和命运被无情践踏的历史,对男权社会进行了无情的嘲讽和有力的抨击!

  (二)刑罚的日子生育

  生育是人类得以繁衍发展的方式,是女性区别于男性,作为人本身的一种功能属性,它曾被无数男性文人当作女性最美好最崇高的创造性行为来讴歌!萧红对于生育有着深刻的体验,也经历过其中的痛苦,黑土地上的劳动妇女,面对着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生育对于她们来说,也就变成了一种女性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是她们苦难人生中的灾难,是一种对女性身体的残酷刑罚!

  而在贫瘠愚昧的黑土地上,生育更成了一种可怕的自我毁灭式的灾难!生死场上女人们的生产笼罩的是血流和死亡的阴影,没有生的喜悦,只有嘈杂的动物式的生产与男人的辱骂!受着压柴,压柴思想的制约,女人只能在土里滚在土里挣扎,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忙着死,没有希望也缺乏悲哀!生命在妇女痛苦的生育过程中延续着,展现了一种无意义无价值的生命轮回场景,将神圣的女性生育活动进行了解构!

  (三)充满梦魇的坟场死亡

  除了生的忧虑,死在黑土地上也很特别!生的时候不管怎样贫穷,活得不好,死后也是不能再受穷的,丧葬礼仪在呼兰河上是一种有着非常隆重的仪式!扎彩铺子应有尽有,花样繁多的生活用品:大至喷钱兽聚宝盆大金山大银山,小至丫鬟厨房里的厨子喂猪的猪倌,再小至花盆茶壶茶杯鸡鸭鹅犬,以至窗前的鹦鹉!让人们对死后的生活充满了憧憬,死后生活的富足让穷人看了觉得活着还没有死了的好!

  当然,死也是有区别的,尤其是对于男女,那就是天壤之别了!报庙是东北丧葬习俗中重要的一个步骤,就是家里死了人到庙里报告阎王一声,以便在阴间给他留一个位置!尤其是女人,产后死的王大姐,大庙不收,小庙不留,是要成为游魂的!小团圆媳妇跌死的小钟,被摔的小金枝也注定是要成为游魂的,她们都没有报庙的必要!

  女人生得悲惨,嫁得悲惨,死后还要继续悲惨,黑土地上的风土习俗中就浸润着多少对于女性的威压,萧红通过对自己故土的风俗描写,将对劳动妇女的同情娓娓道来,将自己人生体验中的无奈与顽强灌注其中!

  二乡土特色女性悲剧描写的独特意蕴

  (一)将乡土空间作为解读女性人生悲剧的突破口萧红小说中有很多对于故乡乡土意象的描写,这些乡土描写中又由很多女性的活动展现出来,这些农村女性的身体与乡土之间,交错纵横着复杂的脉络,通过萧红平静客观的叙述,构成了一个具有丰富性别意义的文化空间!故乡风土人情的展现,使劳动妇女的活动呈现在了一种极具文化和政治韵味的空间中,使女性群体的生活具有了空间上的历史意义!

  在萧红的创作思维中,女性所处的乡土空间比人物更能够传情表意,更能表达封建闭塞的乡土社会中女性的生存悲剧,将女性置于特定空间中来演绎她们的生与死,充分显示了封建乡土空间中物对人的强大侵袭力量,描画出传统文化伦理力量对女性命运的规定性,从而形象地展现了萧红关于故土与自身与广大劳动妇女之间关系的悲剧性体验!

  同时,萧红借乡土描写而进入女性生存空间,与21世纪其他女性作家相比,萧红没有仅仅从知识女性的角度去观照劳动妇女,进一步拓宽了女性意识书写的视野,也避免了女性主义文学创作的精英误区,她以平等的视角关注下层劳动妇女的生存状态,带着真正的同情填补了 !世纪中国女性文学创作中的空白,成为中国普通女性的代言人!

  (二)从启蒙主义的高度进行女性生命哲学的文化反思

  鲁迅对萧红的思想和创作产生过深远的影响,而鲁迅在文学上的启蒙思想也为萧红所继承!萧红的《生死场》《呼兰河传》等作品就曾得到不恰当的评价,萧红作品的文学价值也曾受到过质疑,但萧红仍然坚持自己的文学观,这充分说明萧红继承了鲁迅对现实生活的批判精神!

  在创作实践中,萧红也充分体现了其独特的文学观念,并将鲁迅所倡导的文学启蒙传统在创作中予以充分体现,对家乡民间风俗中透露出来的性别歧视进行了客观的评述和理性的批判,对故乡乡土生活的本质进行了深刻的洞察和揭示!尤其是作为女性作家,更是把对女性的观照时刻体现在作品中,关注女性生存的价值和意义,探讨女性悲剧的深层社会和文化根源,抨击男权社会中心文化和落后的封建意识对于女性的残害,显示出强烈的女性意识!

  正是由于萧红自身的艰难境遇,对于故土产生的矛盾心理,她才能以一种自觉的女性意识来观照女性的生存状况和人生悲剧,从人的高度进行女性生命哲学的文化反思,揭示出男权社会中心文化和落后的封建意识形态是造成女性悲剧生存现状的深层社会文化根源!

  (三)对女性理想人生的探索和构建

  萧红在揭露愚昧"落后的乡土文化弊端之外,还着力构建乡土民风中坚忍顽强的生命活力,进行了一种对女性理想人生的新的探索!

  萧红小说《生死场》中有一个极个别的女性,她就是王婆,王婆的生活轨迹完全区别于当时的大众女性,大众女性是一群麻木不仁任凭命运摆布的人,而王婆无论是在婚姻上还是在教育子女上,抑或在对人生的抉择上,都完全不同于她们,是一个作家着力刻画的,灌注了作家本身强烈的反封建传统的女性意识,最大限度地体现了鲁迅先生所说的北方人民的坚强!王婆所代表的女性,不是男人奴役下的仆从,是活得自尊自爱自强的人,即使生活得艰辛,遇到的困难重重,女人也可以像人一样活着!除了王婆,还有金枝丫头王大姑娘,都是敢于反传统,或者说曾经尝试掌握自身命运的典型,这也正体现了作家对于女性命运的反思与清醒的认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写逸论文网  

GMT+8, 2018-9-21 16:05 , Processed in 0.071879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